摇钱树!韩寒、易中天三年就贡献1个多亿营收,果麦文化上市首日盘中暴涨49

来源:会员发布

30日,韩寒、易中天等明星股东加持的果麦文化(行情301052,诊股)登陆深交所创业板,上市首日高开455%,盘中暴涨491%。

IP衍生和运营占营收比例越来越小

果麦文化成立于2012年6月,2020年11月创业板IPO通过审核。公司主要业务为图书策划与发行、数字内容与广告、IP衍生和运营三大部分。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果麦文化营收分别为3.05亿元、3.84亿元、3.55亿元,净利润为4632万元、5180万元、4047万元,2020年营收净利润均有所下跌。今年上半年,果麦文化实现营收2.04亿元,净利润2288.99万元。

图片来源于果麦文化招股书

值得注意的是,2018-2020年,果麦文化图书策划与发行在的营收占比越来越高,分别为94.58%、96.44%、96.48%。数字内容与广告收入占比为3.71%、2.72%、3.08%;IP衍生和运营收入占比越来越小,分别为1.71%、0.84%、0.44%。

针对果麦文化营收是否过度依赖图书策划与发行业务,巨丰首席投资顾问张翠霞对“V观财报”指出,这要看公司长期规划,仅看一两年数据不能说明什么。

众明星股东加持

招股说明书显示,果麦文化共有15名股东,其中,自然人股东为4名,分别为路金波、周巧蓉、薛军和谭娟。路金波为第一大股东,发行前持股32.62%。上市后,路金波持股比例为24.47%;韩寒母亲周巧蓉持股3.4%,位列第八大股东;薛军和谭娟分别持股1.87%、0.35%;其他11名非自然人股东中经纬创达、普华天勤、和谐成长、经天纬地、华盖映月、嘉兴浅石和浅石创投7名股东均为私募投资基金股东,另外4名股东分别为果麦合伙、博纳影业、共青城嘉恩、浙江传媒。

图片来源于果麦文化招股书

具体来看,果麦文化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路金波是第一代网络作家,知名出版人,网名李寻欢。2000年前后,网络文学概念正式推出,“李寻欢”成为第一代网络文学写手的代表人物,2000年9月,路金波正式加入“榕树下”,后续任万榕书业有限公司总经理,2012年创办果麦文化。

图片来源于果麦文化招股书

此外,果麦文化背后还隐现明星股东的身影。招股书显示,韩寒母亲周巧蓉持股3.4%,位列第八大股东,此外,韩寒在博纳影业持有0.06%的股权,因此韩寒为果麦文化的间接股东。李继宏、张皓宸、易中天分别持有果麦合伙3.99%、2.83%、2.66%的股份,李继宏、张皓宸、易中天均为果麦文化间接股东,持有果麦文化0.28%、0.2%、0.19%股份。

招股书显示,近年来,果麦文化参与了韩寒导演电影《乘风破浪》《飞驰人生》的投资,两部电影累计投资金额分别为 1720万元、2800万元。报告期,公司电影投资收益分别1394.72万元、817.87 万元,占同期利润总额的比重分别为26.20%、13.69%,公司将参与的电影投资收益计入了非经常性损益。

易中天等成“摇钱树”

图片来源于果麦文化招股书

2018-2020年,报告期内,易中天分别为果麦文化贡献了3790.73万元、2999.43万元、2162.28万元的业绩;张皓宸分别贡献了1612.73万元、1317.35万元、464.50万元的业绩;蔡崇达分别贡献了1073.60万元、1574.05万元、1340.67万元的业绩。

图片来源于果麦文化招股书

公司与大多数合作作家和译者合作历史较长,如易中天、冯唐、韩寒、李继宏等均从2012年公司成立即开始合作至今。

众多作家合作的同时,运营版税库也为公司现金流带来了压力。果麦文化在招股书中称,公司加大版权储备,按协议约定需预付一定金额的版税。2018年至2020年,预付款项净额分别为7845万元、9025万元和1.03亿元,占各期流动资产的比重均超过20%,预付款项主要为预付版税。

公司表示,较大金额的预付版税不仅给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带来一定压力,未来如果公司预付版税对应的图书不能实现良好的销售,还将可能产生预付版税减值的风险,从而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除预付款项风险外,果麦文化也坦言,公司未来也可能面对政策监管、市场竞争、版权合同到期不能续约、图书选题、税收优惠政策、图书产品权益遭受侵害、房产租赁、经营业绩遭受疫情风险。此外,公司也面临管理、核心人才流失、存货积压、应收账款回收、参与电影投资、净资产收益率被摊薄、上游原材料价格波动等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