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鲜电商能等到春天吗以断臂求生

来源:中国经济网

在连续的损失下,丁咚买了食物,撤出了城市,以断臂求生在关闭了河北,安徽,广东等地的业务后,最近几天又关闭了天津火车站的服务整个生鲜电商行业也被盈利问题所困他们能迎来新的春天吗

曾经高喊今年四季度全国有望接近盈利的丁咚,正在退市断臂求生。

最近,有报道称,丁咚的杂货店购物停止了天津火车站的服务,此前一个月,丁咚买菜还关闭了河北廊坊,唐山,中山,清远,广东珠海,安徽宣城,滁州等地的商家。

资本市场也迅速做出了反应丁咚购物的股价连续四个交易日下跌,仅在6月17日略有回升,收于4.55美元/股当周总股价下跌8.3%,市值10.75亿美元日前,丁咚买菜登陆纽交所发行价23.5美元/股,市值55.39亿美元现在,整整一年过去了,丁咚杂货店购物的市值蒸发了45亿美元

作为生鲜电商巨头,天天生鲜的情况并不乐观今年5月下旬,每日优鲜因未能按时提交2021年度财报,收到两封纳斯达克警告信,公司股票连续一个月低于1美元行业双雄陷入困境,生鲜电商走到了黑暗时刻

丁咚买菜撤市

家住天津的王芳告诉《财经天下周刊》,6月13日下午,她原本想在下班的路上提前买好回家吃饭的食材谁知她一打开丁咚的App买菜,首页就弹出了本站将于2022年6月15日18:00停止服务的公告

当王芳联系丁咚客服询问是否有其他站点可以继续投递时,她得到的答复是,公司运营策略有所调整,全天津业务暂停。

在社交平台上,王芳发现遇到和她一样情况的消费者不在少数还有一些人最初购买了联名会员一开始客服说不能退卡,直到消费者维权,平台才出面暂停服务显然是公司的决定为什么一开始的善后过程就不能好一点她说

据《财经天下》周刊查询,目前天津所有之前开通的配送站点,在丁咚购物App上都显示2022年6月15日晚停止配送服务,而在询问客服天津是否全球暂停服务时,对方也表示了肯定。

事实上,自今年5月以来,丁咚在购买食品时启动了撤市模式据媒体报道,其先后在天津,唐山,廊坊,宣城,滁州,中山,珠海,清远,江门等十余个城市发布不连续服务公告公告内容与天津相似,显示因公司例行优化调整部分区域和站点,部分区域门店停止服务

对此,丁咚回复称,公司不存在大规模撤市,天津,安徽等地个别前置仓的变动属于正常的业务调整,调整规模较小,不影响公司正常经营。

丁咚购物最新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公司在全国60个城市建立了1400个前置仓和分拣中心据《财经天下周刊》查询,目前在丁咚购物App上能查到的运营城市只有28个

事实上,丁咚已经勒紧裤带购买食品今年年初,丁咚买菜被曝出大裁员的消息,迅速引起了市场的关注当时有一位自称是买菜员工的网友爆料称,公司预计裁员20%到50%,涉及采购,算法,运营等部门

从2019年到2021年,丁咚买菜一直在亏损的泥潭中挣扎,净亏损分别为18.73亿元,31.77亿元和64.3亿元三年内,丁咚在购买食品上损失了近115亿元

公司的现金流压力也与日俱增截至2021年底,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共计52亿元,其中现金部分仅为6.6亿元如果以2021年的亏损总额计算,公司月均亏损5.3亿元,只能支撑公司烧一个月左右

日前,该公司发布了姗姗来迟的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报告期内,公司总收入54.437亿元,同比增长43.2%,GMV58.513亿元,同比增长36%,可是,该公司仍处于亏损状态,第一季度净亏损4.774亿元人民币

〈〈〈〈〈〈〈〈〈〈〈〈〈〈〈〈〈〈〈1退出无利可图的领域,关闭无利可图的业务,是企业经营的正常运作据一位知情人透露,买菜撤市挺无奈的,但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都是前仓的错吗。

所谓前置仓,作为生鲜电商企业的一种仓配模式,是指城市分拣中心+社区前置仓的两级分布式仓储体系该公司将在消费者附近建立一个小型仓储中心用户下单后,配送员可在1—2小时内从仓库提货并送货上门生鲜电商平台,如买菜,天天生鲜等,都采用这种模式

今年年初,丁咚购物创始人梁昌林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丁咚购物打的一场关键战役,是在2020年疫情逐渐缓解时,公司顺势开始全国扩张一年之内,丁咚的杂货购物业务覆盖范围从17个城市增加到37个,前置仓数量也从700个增加到1400个,扩张速度超过了前三年的总和也正是在这个时期,公司超越了每日优鲜和盒马鲜生,获得了用户量和日活跃用户数行业第一的位置

叮咚买菜的开业速度极其激进西南航空前员工薛伟说,2021年前后,丁咚在成都买菜开店四五个月就能开20个仓库,然后很快扩张到重庆,都开了30—50个数量级,成都赛区很快改名为川渝赛区

这种模式虽然可以辅助平台完成时效性很高的最后一公里配送,但背后却是高昂的绩效成本根据丁咚购物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丁咚购物的业绩成本为14.84亿元,包括仓储租金,人力工资和其他费用

为了控制成本,丁咚从去年开始调整前期仓库根据丁咚购物的财报,2021年64.29亿元的净亏损大部分来自二三线的前仓因此,丁咚购物不得不关闭仓库,并陆续撤出城市,以收缩战线

丁咚的前员工李乐说,到今年2月初,他所在地区的前置仓库总数已经从去年的近50个减少到不到30个李乐去年担任丁咚杂货店的站长在丁咚买菜,储备站长主要负责自己区域内多个前置仓的运营,储备期过后可以晋升为区域经理他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从2021年9月开始,公司就开始提升一线的人效,一直在数千个前置仓挥刀

大概在2021年9月左右,公司提出了两个关键词——人的效应如何提高人的效率这是‘一个人为许多人做事情’,其余的人被迫离开,直到他们被迫离开,李乐回忆道当时高层跟我们说,因为公司2021年前三季度业绩不理想,要严控成本,让第四季度财报好看一点

根据消息显示,正常情况下,平均每天七八百单就是一个前置仓,基本配置是18个配送员除节假日外,每天有15名配送员,包括分拣,水产,仓库管理等门店操作人员李乐说,当时为了提高人的效率,商店逐渐从正常的单月4天休息变成强制6—8天休息,最后甚至延长到15天,几乎相当于前一天休息一天店里的配送员平均只有4个人

2022年2月,丁咚买了食物,交出了一份看起来相当进步的季度报告2021年第四季度,丁咚粮食收购损失同比收窄12%,环比下降45%这也是该公司上市后第一个季度止住了不断扩大的亏损但就全年而言,丁咚的杂货店购物表现仍不尽如人意2021年,公司营收201亿元,同比增长78%,净亏损64.3亿元,是2020年净亏损的两倍多

从卡效应到撤市,虽然降低了公司成本,但也失去了员工的信任李乐说,强制休假让商店员工只能拿到原来基本工资的一半送餐员虽然有提成,但还是难以弥补底薪的大幅下降,分配压力大,最终导致一线员工快速流失

一些经营困难严重的前期仓库后来不得不临时招人,但据李乐介绍,公司后期招人极其困难,新人平均入职期不会超过两周大部分人第一周还在熟悉环境,第二周就舍不得走了

在李乐看来,简单粗暴的调整也在消耗用户对丁咚杂货店购物的信任因为店家被迫休息,送货员不得不同时兼顾水产品分拣和杀鱼但大部分配送员都没有做过相关培训,配送速度,产品质量,服务都出现了问题据他回忆,在差不多半年的时间里,他所在区域的很多门店都出现了50%—60%的单量亏损最后,李乐也选择在今年离开

呺呺呺呺呺呺呺呺呺呺呺呺呺呺呺呺呺呺呺呺呺2可是,在李乐和薛伟等员工看来,公司过去的扩张是盲目而激进的,缺乏足够的市场调研,直到最后拖垮了资金链。

成都几乎没有一家前台仓库能真正盈利在薛伟看来,丁咚的买菜缺乏对成都的了解当地人生活悠闲,大家都习惯早上上班前去附近的菜市场买好菜使用丁咚购买食品的用户中,80%是来成都工作的外地人大多集中在高新区,周边配套比较健全就算大家平时上班没空去菜市场买菜,小区楼下的超市也基本没缺什么

不过,李乐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客单价和单量是决定单仓能否覆盖履约成本的关键上海居民消费能力强,单个仓库日均订单量超过1200单,几乎是他们市场的两倍同时上海客单价可以高达66元,其市场目前只能勉强维持在60元左右这也意味着上海市场很难在全国复制除了上海,丁咚的杂货购物在其他城市尚未实现完全盈利

今年上半年,在上海的保供工作中,丁咚的杂货店也暴露出不少经营问题今年3月至4月,丁咚多次买菜,因系统崩溃登上热搜客户下的所有订单,后台都看不到,当然也无法履行李乐表示,在系统一次次崩溃后,公司未能及时采取补救措施,导致客户明显流失那时,我真的筋疲力尽了一方面不知道怎么跟客户解释,一方面不知道怎么稳定员工的情绪就连我们自己,在经历了多次系统崩溃之后,也不禁担心公司是不是真的要出问题了

靠做好的蔬菜自救。

想要实现利润目标的丁咚买了食物,开始寻找新的增长曲线。

这也可以从丁咚买菜的财务报告中的费用中看出一些端倪2022年第一季度,公司的总运营成本和费用仍在增长,但往年占大头的销售和营销费用下降了44.7%,至1.8亿元,而产品研发支出增长49.5%,达到2.3亿元

根据该公司的财务报告,产品R&D费用主要用于发展自有品牌和准备菜肴预制菜和自有品牌的毛利率更高,这也是为什么这一两年,天天生鲜和丁咚菜购都在向这两块发力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但目前公司预制菜的主要消费市场还是在上海,能否成功复制到其他城市还需要时间验证

根据消息显示,2021年8月,丁咚购物将公司战略调整为效率优先,兼顾规模,决定以强化产品力为核心驱动力从2021年开始,丁咚购物陆续推出了丁咚王牌料理,丁咚大满贯火锅,博兴虾等20多个系列的自有品牌,主打餐饮菜和地方名菜根据公司2021年第四季度财报数据,预制蔬菜为丁咚买菜贡献了9亿元的收入,在所有平台用户订单中渗透率达到30%

薛伟说,成都市场上第一道预制菜是拳击虾但上市后的反应并不是特别好很多消费者反映虾小,处理不够干净,味道不够好

生鲜电商能等到春天吗。

从资本宠儿到资本弃儿,生鲜电商只用了三年时间。

广告

可是,跑得快的生鲜电商却受困于前置仓模式客单价上不去,损耗率下不来,毛利率没保障盒马总裁侯毅曾经列举过目前前置仓存在的问题,并直言这是个伪命题我两年前退出了前仓模式,盒马做了100家店就退出了这种模式不合理,亏损失控,租金高至少我觉得前仓没前途

利润困境不是丁咚购物家庭遇到的问题作为行业龙头,代友鲜近三年累计亏损超百亿元根据消息显示,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每日优鲜也主动减少了前置仓的数量

美团财报显示,2021年,其新业务仍是公司亏损的重要原因,全年营业亏损高达384亿元今年4月,美团被曝出裁员消息,其中新业务板块成为重灾区

电商的最后一个流量堡垒不再有活力生鲜电商还能等下一个春天吗